生娃意愿屡降低 全球各地操碎心

文章正文
2018-08-23 08:58

据我国国家统计局2017年数据显示,近年来“一孩”比例下降,中国新生代的生育愿望下降。数据释出后,国内陷入一片“愿不愿意生孩子”的讨论中,关于“如何鼓励年轻人生孩子”的各类文章也引发舆论哗然。

然而,如果我们打开世界“生育地图”便不难发现,尽管各个国家和地区间面临的“生育困境”各不相同,但生育率和年轻人生育意愿降低似乎即将成为一种大趋势。针对不同的“生育困境”而推出的政策更是深入到生活中的细枝末节之处,不仅在物质层面给予补助,甚至还涉及到在精神层面对民众生育意愿的劝诫和引导。

法国

未婚男女和无孩夫妇

需额外多交25%税

早在1918年,法国就已经实施生育家庭津贴政策。1939年,法国认识到生育水平下降对未来人口的影响,便早早出台了家庭方面的鼓励生育政策。

到20世纪90年代,法国通过多方面的政策加持已经确立了较为完善的鼓励生育政策体系,主要体现在包括育儿补贴在内的现金补贴和税收减免上,友好的产假制度也免去了职场妈妈因为生育停工后重返职场的担忧。

此外,为爸妈育儿、儿童教育等方面提供良好完备的公共服务也是法国生育支持政策的重点。早在7年前的2011年,法国政府在鼓励生育方面的相关财政支出就已经达到830亿欧元,占国内生产总值的5%。这些钱都如何使用呢?据悉,法国对于新生儿家庭会给予一次性补贴,这一补贴甚至包括领养的孩子。此外,生育第一胎的家庭每月可获得约177欧元的补贴;在三年之内生育第二胎,补助金会上升到约600欧元,一直到孩子年满6岁;再生育第三胎,补贴则增加到900多欧元,一直到孩子满18岁。在法国,如果家中生育了超过三胎及以上子女,还可享受交通费用减免的规定。

税收方面,7 岁以下儿童的托育费用均可以从应缴税基数中扣除,企业兴建幼儿园、托儿所的成本还可以进行税前抵扣。法国政府从1920年开始就利用税法鼓励生育,即“惩罚”未婚纳税人和没有孩子的夫妻,向未婚无孩的纳税人征税时,多征收除正常纳税额外的25%。

法国妈妈能休多久产假呢?在法国,一次生育一个婴儿的妇女,其第1胎产假为16周,第2胎以上产假为26周;生育双胞胎者产假为34周,生育3胞胎产假46周。妇女可以申请最长3年的无薪育儿假,让人们安心在家抚养孩子,而不用担心以后无法重返职场。此外,法国男性,在妻子生产时享有14天的产假,期间可领取全额薪资,以便丈夫协助照顾妻儿。

尽管如此,近两年法国的生育率还是没有能够得到有效提升,甚至还有下降的趋势。法国新生婴儿数量已经连续三年出现下降。2017年,法国共计有76.7万名婴儿出生,这一数字比2016年减少了1.7万人,下降了2.1个百分点。与此同时,法国的死亡率却在上升。造成的后果是,法国人口的自然增长率在下降,法国统计部门的数据显示,去年法国人口自然增长率创历史新低。

尽管如此,法国依然是欧洲“最能生”的国家,目前,每个法国妈妈平均生育1.88个孩子,超过了第二位的冰岛。

与此同时,法国女性的生育年龄在不断增长。最新数据显示,法国女性生育第一个孩子的平均年龄是30.6岁,而在10年前,这一数字为29.8岁。像其他西方发达国家一样,法国面临着人口老龄化的压力。现在法国超过65岁的人口占到总人口的19.6%,而在20年前,这一数字仅为15.5%。

不过,放眼欧洲,法国依然算是高生育率的国家。这与法国鼓励生育的政策密不可分。

新加坡

政府直推“催婚催育”

配套发展孩子教育一条龙

在新加坡地铁里,曾经出现过一则大幅卡通科普广告:一群小蝌蚪不断游向头戴皇冠的“女皇”,排在第一位的小蝌蚪念念有词:“我一定会赢哦!”如此直白,政府对于国人“造人”速度的担忧可见一斑。

今年年初,新加坡总理公署官员Josephine Teo就曾在人口政策协调会上委婉无奈地表示:“尽管我们不能说百分百肯定,但至少我们调查的情况来看,大部分年轻的新加坡人还是愿意生小孩的,只不过这已经不是他们人生的终极目标。”

Josephine Teo还在会议上苦口婆心地劝诫新加坡年轻人,结婚晚可能会面临很多难以预料的困难。她表示,仅从医学上看,35岁之后女性受孕的几率将遭遇断崖式下降。此外,她也不认为要依赖移民政策解决人口问题。

不过,连年的人口负增长也确实让政府感到“压力山大”。根据新加坡总理公署公布的新加坡《2017年人口简报》调查,新加坡人结婚年龄在过去30年里推迟了3到4岁,其总人口在2016年仅取得0.1%的增长,创下2003年以来的最低增长率。而根据美国中央情报局公布的2017年度《世界概况》显示,全球224个国家和经济体的总和生育率(每名妇女平均生育的子女数)中,新加坡以0.83的总生育率“拔得头筹”,成为全球生育率最低的国家。

新加坡也是亚洲“单身率”最高的国家之一。为此,新加坡政府开始了各种“催婚”,组织大型相亲活动、品尝美食、出海旅游等,甚至打出了“你约会,政府买单”的宣传口号。

事实上,从2001年起,新加坡就对结婚生子的夫妇提供了不少政策支持。在住房方面,为了帮助年轻夫妇定居,新加坡住建委将在2018年启动1100套公寓配租工作,这将有望大大缩短目前公租房的排队等候时间,还有2000套公寓有望于2019年投用。此外,政府也会在担保贷款中为这些希望结婚生育的家庭提供更多灵活支持。

婴幼儿教育发展管理部门还将提供“人人可承受”的婴幼儿育儿设备以及幼儿园等配套场地。未来,会有4万个全日制的学前教育机构投入使用,以解除家长们对于上学难的后顾之忧。

此外,在假期、工作场所改善、健康医疗方面,新加坡也都下大力气投入。2015年之后出生的新加坡籍新生儿,每个宝宝都会享有8000新币至10000新币的“婴儿花红”。这个红包的特点是:生得多,给得多。第一胎和第二胎分别奖励8000新元,到了第3个或以上的时候,红包数额更是直接上万。

就连大学都加入到了“催婚催育”的行列,新加坡的第六所公立大学——新跃社科大学(SUSS)今年7月推出“结婚生子优惠”,无论是结婚或生孩子,都可以免掉两门课的学费。看来,在新加坡,生孩子早已不是父母两个人的事了。

【1】【2】

文章评论
标签
热门文章